「羅生門」三字成為「各說各話難解的謎」的代名詞,某些英文字典還可看到它的日語發音「Rashomon」。 (電 著), ,千 =

關鍵的時間:

1.那位媽媽文章第一次發表日期:星期六 十一月 26 2005 1:56 pm 

2.倪醫師 11/19 的診療日誌裡出現了如此的敘述(本來已經記到二十五日了﹐這一段應該是新加上去的。)

3.據內文表示,看診日期應該在兩星期之前,至少在十天之前(到了第八第九天﹐他的咳嗽開始變多了。已經給你試了兩個禮拜試出這樣的結果也夠了吧﹖

那位媽媽對看診經驗的觀感:

感覺當天看診時氣氛還挺平和的﹐我問﹐醫生回答﹐簡短的對話就結束了﹐沒有爭執。事實上我當天的感覺是倪醫師是一個很溫和的人﹐並沒有文章裡有時流露出的狂傲之氣﹗

如果單純分析現有的資訊,是那位媽媽單純陳述,網友提供意見,倪醫師 11/19 的診療日誌,三者是獨立事件,透過網路放在同一個討論區,就時間上考量診療日誌好像不是回應他,但是顯然診療日誌內容又意有所指,修改的時間點又如此恰巧,不無藉診療日誌回應之嫌疑。

雖然事件發展至此,似乎已然落幕,但類似的場景必然會不斷出現,只是人物、角色、場景不同而已,這早已超越醫病關係,而是觀乎於人性的探討!

其實在網路的世界或書本上,即使具名發文,但在寫作的過程中是獨自一人,可以表達出內在隱藏的一面,與面對面的人際溝通所顯現的人格特質是不同的,少了束縛多了勇氣,會說出平常不敢說的話,能做到人如其文或文如其人是很難的,所以古代的大師寫書是很謹慎的,用一生的實踐印證後才記錄下來,死後書才會問世,自然書就代表他發言,繼續永恆的活在世上,所以大師都是述而不作的,等蓋棺論定,維持統一的人格。

在生前留下文字,會發生很可怕的現象,文字變成另一個有生命的個體,透過讀者的解讀,甚至與初始欲表達的概念都不同了,而作為書寫的主體,隨著時間流逝,也與時據變,但是讀者卻以為:讀者的解讀、最初文本、後來的作者,三個生命體是同一的,因此產生很多誤解與錯誤的期待。

對於這件醫病關係羅生門的造成原因,就是這樣的誤解與錯誤的期待所造成的。

倪醫師的文章代表的是他的網路人格,成為01的訊息,像那一陣涼風般的,藉寬頻網路四處流竄,每個讀者雖然看到同樣的訊息卻有不同的解讀,更因此幻化更多的獨立網路人格,其實讀者看到的只是心中潛藏的慾望與恐懼的投射,藉由文字引發出來而已,因為每個人過去的經驗不同,自然會有不同的反應與投射,因此有人對倪醫師敬若神明,有人嗤之以鼻,相關的現象我曾為文討論過。

古代巫醫不分,不論中西,看看處於現代的原始部落,這樣的情形仍在,在中國扁鵲的出現,只是象徵巫醫分家的符號象徵,信巫不信醫者死不治的信念,在2000年前已成為中醫的信仰,在西方遲至十九世紀化學與科學的介入,才從巫術與宗教手中奪下掌握生命的技術的發言權,但是現代人的無知,對於醫學的態度沒有改變多少,只是崇拜與迷信的對象變成叫科學的大神而已。

對於自己的身體並不關心,作為享樂的工具,也沒投資多少心力在照顧,平時不好好保養,一旦生病了只求趕快好,根本不在乎發生的原因為何?貿然處理的後果又會如何?時醫為迎合社會大眾的期待,自然會發展出一套滿足當代人的療法,古今皆然,看看張機、孫思邈、李東垣、朱丹溪、徐靈胎、陳修園、祝味菊…..等醫家在批評的現象並沒有什麼不同,以演化的觀點來說,由於人體與人性在近五千年來並無任何重大改變,也許物質文明變遷,當時批判的對像是石藥、溫燥藥、苦寒藥…..,結果現代西醫集其大成,所有急功近利的錯誤療法都用來加諸現代人身上,只是名字變了:石藥變成威爾剛、溫燥藥變成阿司匹林、苦寒藥變成抗生素。

就算仲景再世,遇到無知的病患又有何用!這是我一直強調的觀念,無知的奮鬥是沒有意義的。不論相不相信中醫,必須作自己的主人,在世界上也有人從未受到中醫的照護,仍然健健康康活到一百多歲,他有他個人獨特的養身之道,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處世之道,這一直都是內經強調:治未病,不治已病!的概念,如果不幸生病了,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治療方法,而不是把生命交到未曾謀面的醫生身上,醫生作為一門職業,是為符合政治需求與經濟利益文明分工的後果,醫生根本不該存在,該存在的只是教導養身知識的醫師,在尋求智慧的過程中,醫師只是指出明路與給予當頭棒喝的角色,如果病患都有這點正確認識,醫病關係就像師徒之情,存在的只有尊敬而沒有利益的關係,師對徒只有愛護之心,教導的方式因人而異,有好言相勸、怒目斥責、閉門謝客、贈方遣藥...,畢竟對象不同,怎麼可能出現制式化的相處模式呢?

周公恐懼流言日,王莽謙恭下士時。對於怒目斥責之人如果對每一個人都如此,肯定是身體或精神上有疾病,如果並非對每一個人都如此,怒罵的背後一定有更深的期待,但是怒罵是有的放矢,不是擁有知識權力的傲慢,雖然界線很模糊,但是用心體會絕對可以加以區分。對於傲慢者,給予譴責,對於用心良苦者,給予支持,希望透過這樣的討論,醫者更能用心良苦,病患更能自覺並給予支持。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tcm20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