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羅斯聯邦獸醫和植物衛生監督局11月3日發佈消息,最近幾天,車裏雅賓斯克州等地再次出現了多處禽流感疫情,使俄境內禽流感疫點重新恢復到13個……

  越南媒體11月2日報道,越南中南部兩個省的約1500只鴨子近期相繼死亡,有關部門正在對死禽進行禽流感檢測……

  中國香港媒體報道,泰國繼素攀府發現禽流感疫情後,11月6日又證實紅統府有大量雞及鴿子感染禽流感死亡……

  據中國農業部11月4日發佈的消息,10月26日,遼寧省黑山縣一飼養場的雞出現死亡,經國家禽流感參考實驗室確診,疫情爲H5N1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……

  此次禽流感來勢洶洶,雖然全球都嚴陣以待,可是此起彼伏的疫情,仍然讓人類措手不及。即便我們對人類的科技和能力擁有完全的信心,也不禁要問:這到底爲什麽?

  2003年的非典還沒有淡出我們的記憶,那一次是果子狸。我們不知道下一次會是什麽。從艾滋病到非典,從瘋牛病到禽流感,天花、流行性感冒、肺結核、瘧疾、麻疹、霍亂等,有100多種疾病都來自於其他生物。病毒一再從動物蔓延到人類,是動物跟人過不去?還是人和動物過不去?在這個星球上,人類到底應該扮演什麽角色?太多的問題值得人類反思。

  在人類與自然、人類與其他生物的關係中,人類似乎處於絕對強勢,上天入地,儼然是這個星球的主人。在這種極度不對稱的關係中,人類的對面並沒有沈默,擱淺、自殺、滅絕也不是唯一的表達。非典的冠狀病毒可能來自人們當做美味的果子狸,艾滋病來源於非洲的大猩猩,由於某種原因傳染給了非洲人,現在已傳播到世界各地,中國也未能倖免。

  據科學研究,疾病的大規模暴發一般出現在生態系統發生重大改變的時候。這種改變可能是天災,如水災、火災和地震等;也可能是人禍,如人類活動改變了自然生態系統,把森林變成農田;河流修築大壩,改變水資源分配等。氣候變暖也增加了野生動物患疾病的危險。這些改變可能導致某些高繁殖率物種數量激增,如齧齒動物和害蟲等。某種物種數量的激增爲野生動物之間的疾病傳播提供了良好條件,加上環境的改變,迫使動物不得不轉移,而轉移的增加,也成爲疾病傳播的原因。

  雖然科學上還沒有確鑿證據,禽流感疫情跟生態破壞和全球變暖有關,但在我們的記憶中,近年人類的災難不僅強度加大,而且頻率不斷增加。颶風、瘟疫、海嘯、地震…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當我們得意於一個個科學上的成果,這些災難總在一次次挑戰人類的自滿和驕傲。人類既不能征服自然,更不能漠視自然以及同樣在自然界生存的生物們。

  作爲同一星球上的生命,動物或者植物也有自己的權利,也有自己的尊嚴。他們與人類在資源和棲息地的競爭中,似乎不是人類的對手,但他們卻以另一種形式在報復人類。決策法則告訴我們,決策結果是利益各方妥協的結果。可是企鵝不能投票,北極熊也不能投票,那些草地和冰川更不能投票,人類在民主中一意孤行。爲防治禽流感,我們對家禽實施撲殺;爲了對付非典,我們對果子狸實行滅殺,可惜他們沒有反抗和申訴的權利。如果所有的動物都對人類構成威脅,那我們也都趕盡殺絕?這似乎是永遠也無法解開的倫理困境。

  人類與動物應保持應有的距離和應有的尊重,尊重“動物權”和“生物權”。即使不單出於最終人類利益本身的目的,作爲萬物之靈長,也應該有這樣的胸襟和氣度。從前,我們把對人類有益的稱爲“益蟲”、“益鳥”,把對自己有害的描繪成童話裏的惡獸,正表現了人類道德上的狹隘和知識上的無知。我們把“害蟲”都殺死的時候,發現“益鳥”也不再叫了,變成了“寂靜的春天”。

  禽流感導致人流感,才讓人們恐慌起來,痛心的“滅殺”之外,人類也會給禽類注射疫苗。這再一次證明,這個世界似乎難以孤立,似乎難以建立起某一個價值或利益中心。動物的災難就是人類的災難,尊重動物就是尊重自己,拯救自然也是拯救人類。

  (作者爲美國環保協會專案經理)
原文出處:http://env.people.com.cn/GB/46856/50509/3841529.html
寂靜的春天:
http://www.books.com.tw/exep/prod/booksfile.php?item=0010107329
http://www.epman.cn/book/silent/silent_ml.htm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tcm20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